当前位置: 大高资讯 > 健康养生 > tt最佳选择 - 请忍住泪对他说一句:辛苦了,能撑到现在已经很棒了

tt最佳选择 - 请忍住泪对他说一句:辛苦了,能撑到现在已经很棒了

作者:大高资讯   日期:2020-01-09 17:14:28    阅读:1846次

tt最佳选择 - 请忍住泪对他说一句:辛苦了,能撑到现在已经很棒了

tt最佳选择,今天的话题可能有些沉重,相信大家已经被这则消息刷屏过了:昨晚韩国偶像团体shinee成员金钟铉在酒店公寓里烧炭自杀,最终抢救无效死亡,年仅27岁。

昨晚看到这个消息时八八没有写,因为一直不愿去相信,也一直抱着侥幸的希望等待钟铉的经纪公司smtown出来澄清这是误报,可最后在半夜等来的却是讣告。

今天上午传来消息,据说跟了钟铉八年的站姐也离开了……

今天上午钟铉的灵堂开放,供家人、同事和粉丝吊唁,据说除了东方神起有没法取消的日本行程外,其他艺人都取消了工作,专门赶来送他最后一路。粉丝一起为钟铉唱了shinee的出道曲《replay》,可惜他的人生再也没有replay的按键了。

曾经在韩国作为钟铉师弟的黄子韬和鹿晗也发文悼念,是曾经看到他才影响自己成为歌手,他是最优秀的主唱。

钟铉在遗书里写:“我的问题来自我的内心,曾经一点点啃噬着我的抑郁最终将我吞噬,容不得我反抗”。钟铉的好友也说,他的抑郁症已经到了不吃安眠药就无法入睡的地步,非常严重。

去年的乔任梁,今年的金钟铉,他们都以这样残酷又令人心疼的方式在提醒着我们:无数人光鲜亮丽的外表下,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伤痕累累。

——我是唱作才华的分割线——

昨晚看到“金钟铉”这个名字时,相信不少不熟悉韩流的朋友们都会有些陌生。虽然是shinee组合的主唱,但是“金钟铉”个人的知名度在内地可能并不是特别高。

不过他创作的那些热门电视剧的ost,其中一定有你听过的一首。比如六年前让李敏镐一举成名的电视剧《城市猎人》,片中每到他和朴敏英的虐恋感情戏就会放的插曲《so goodbye》就是钟铉作的词。

还有韩版《花样男子》,四个大帅哥每次出场耍酷时都有背景音乐《stand by me》,这首歌就是钟铉所在的组合shinee唱的。

前两年韩艺瑟主演的韩剧《美女的诞生》,其中的插曲《she》也是钟铉唱的。

有小部分人会对韩国的男团们有那么点偏见,认为他们都是“绣花枕头”,唱功和舞蹈麻麻地,只靠一张帅脸走天下。但是在男团爱豆里,金钟铉还真不是“绣花枕头”这样的存在。

在shinee里他负责主唱,而他的唱功也是得到过广泛认可的。2015年时韩国《蒙面歌王》节目大火,也因此引发了对爱豆团体唱功的再审视热潮。在由歌谣界专业人士评选出来的“爱豆唱功十强”里,钟铉排名第四。

去年kbs年末歌谣祭,钟铉被韩国歌谣界的大前辈全仁权选中,一起合唱《请回答1988》的主题曲《你不要担心》,在如此重要的舞台上单独和大前辈合作,也是对钟铉能力的另一种认可吧。

要说起歌手,粉丝们最常用的一个词就是“全能型”。“唱跳俱佳”是所谓“全能型歌手”的敲门砖,再往上走就是“词曲创作”了。金钟铉在韩国无数男团成员中之所以是一个特别的存在,是因为很多男团成员只做到了第一点,但他却做到了全部。

在他离开之后,粉丝们刷屏最多的是他为歌手李夏怡作词作曲创作的一首名为《breathe》的歌。歌词写尽了内心的压抑与痛苦:“就算气喘吁吁都没问题吗/谁都不会怪你吗/偶尔失误也可以/因为不管是谁都会如此/如此说着没关系的话/那都只是说说而已的慰藉”。

钟铉在遗书中所陈述的严重的抑郁症被曝光出来后,让不少爱他的粉丝才终于带着心痛恍然大悟,原来他的抑郁症不是没有征兆的,原来他已经被痛苦折磨了这么久。

钟铉写的很多歌词都是压抑的,比如给iu的那首《忧郁时钟》,“想睡了想睡了,反正世间万事总使人倦怠。”

还有给金艺琳的《no more》,“迟缓的心跳让我们也感到彼此渐行渐远,是啊,最终我们也没什么不同”。

金钟铉在节目里曾说,要想成为艺术家,就要比别人更敏感。

这份“敏感”用在创作上会成为独特的才华。比如钟铉为shinee写过一首《view》,歌词里有不少细腻之处。“感受星光的香气和味道,感受声音的颜色和姿态”,用细腻的通感完成的歌词相当有趣。

在主持广播节目时有听众表示希望他用花和时间来表现人生,钟铉选择了“山荷叶”。“山荷叶”是一种植物,在被露水或雨水浸湿后,花瓣就会成透明。

金钟铉说:“这花瓣就是这样的。人生在世,谁都会被感情而浸润,慢慢被渲染,然后再慢慢脱水。难道不是这样的吗?因为世界是一直在震荡着的,所以变化最大的东西就是我的心了吧。理解并谦虚的接受这些变化,这不就是幸福的基本吗?”

明明今年才27岁的金钟铉,内心却像住着一位成熟又细腻的长者,他在《蓝色之夜》的广播里说:“我想变得幸福。 这半年对于幸福想了很多。 我的个性就是容易折磨自己,这样的人很难幸福的。 但是可以得到成长。”

能看出钟铉一直以来在辛苦地与自己的抑郁症抗争,一直努力在告诉自己要变得积极。5月他接受采访时还说:“基本上是个厌世的人。 从小就经常表达自己的忧郁,现在也一样。 但是,人不能一直带著这样的忧郁感活下去的吧。 这份忧郁感也许能撑到人生的前半段,但如果要成长,就要丢掉这忧郁感,才能活下来。”

只是遗憾,他把black dog文在身上,最终也还是被身体里那只black dog吞噬了。

——我是偶像难当的分割线——

韩国无论是男团女团的爱豆,在吃瓜群众们的眼里都是永远光鲜亮丽的。他们大多不到三十岁,有靓丽的外形,又能歌善舞,享受聚光灯和粉丝的追随,在镜头前永远保持甜美笑脸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丝为了谋生才有的忧虑与焦躁。

可事实上,当把对唱歌和表演的爱好,变成了自己每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,却不一定是件让人幸福的事情。

金钟铉身边的朋友曾说,让钟铉热爱的是音乐,让他痛苦的也是音乐。

担心达不到粉丝及大众的期待,想要做的更好,但却怕自己能力不足。

早在2015年的时候金钟铉接受访谈时就说过,没办法永远靠做歌手赚钱,这个行业的收入很不稳定,所以才想作词作曲,多尝试些幕后工作,为以后做准备。

和韩国团体中的爱豆们相比,我国艺人的幸福度似乎要高一些。有流量有粉丝有话题就有钱赚,即使“过气”了也依然可以靠着以前的作品和名气跑商演、为品牌站台,收入也不会低。

但在韩国,因为偶像市场饱和,成熟的偶像市场就有更残酷的规则,快销时代的韩国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快的惊人,谁都可能是被遗忘的下一个,即使像上了发条的永动机一样一刻不停地努力,他们前进的速度也永远比不上被大众遗忘的速度。

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,即使对于唱歌和表演有再多纯粹的爱,也终将变得不再纯粹了。金钟铉在他的随笔《山荷叶》的作者寄语中写道:“起初接触贝斯和吉他的中学时代。那时音乐之于我虽然是很开心的娱乐方式,只是将歌手作为职业开始的瞬间,对我而言‘音乐’这两个字相比于世间任何事物都要沉重。”

于金钟铉而言,他把“歌手”作为职业开始的瞬间有多早,这份沉重他就背负了有多久。算一算时间,大概已有十二年,一个轮回般那么久了。

金钟铉是在15岁时进入sm公司成为练习生的,那时他还只是高中生,练习生同期一个好朋友都没有

每天一放学就要去到sm公司的练习室里,关上灯、锁上门,练习六小时才能回家。

至于好好吃饭照顾身体?不存在的。

shinee整个团开始做练习生的时候年纪都很小,平均只有十五六岁,本该无忧无虑享受校园生活的年纪里,却要开始在娱乐公司里理清前后辈的关系,跌跌撞撞感受社会冷暖。

对于把唱歌跳舞当兴趣的十五六岁小孩,常常收获的是大人们的鼓励,可金钟铉收到的却只有残酷的告诫。

在十几岁的年纪里就必须明白“没有人有义务看到你的努力,他们只看成果”这个道理,究竟是幸运,还是不幸呢?

当年在中学时代接触贝斯和吉他后就爱上音乐的那个热血少年,在终于凭音乐拥有人气和金钱之后,本该变得更自由,可自由实际上却成为了比金钱更奢侈金贵的东西。

普通的喝一杯咖啡也被围观

录综艺时一排摄像机和大摇臂让他窒息

从默默无闻的素人,到万众瞩目的明星,肯定也会有不适应的阶段和过程,金钟铉一直都是勇敢的,他没有选择用逃避的方式来面对,而是让自己努力理解艺人工作的方式和心态,找到让自己舒服的方式去面对摄影机。

可是跟大多数艺人一样,当摄影机关掉、离开录影棚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,也总是会有分不清自己、自我认同感混乱的时候。在变形镜里的自己,和平面镜里的自己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?

于金钟铉而言,这可能是个需要通过认真思索才能回答出的问题;而于公司或粉丝而言,只要他是shinee的金钟铉就好了。为了成为公司和粉丝心里的那个shinee金钟铉,他在强迫自己把各种个性降低,以更加融入。

可久而久之,shinee的金钟铉被大家喜欢和追捧,却没人知道,真正的金钟铉是什么样子。

就像他在遗书中所写:“与世界抗衡也许真的不是我可以担当的,这样毫无隐私的人生也许不该是属于我的。”

看到这样一点点走入抑郁深渊的金钟铉,八八想起了一部日剧,叫做《丈夫得了抑郁症》。片中晴子的丈夫患了抑郁症,时不时在家里做出些让人看不懂的行为,比如趴在地上说自己想要成为想要成为爬虫类。

他的上司说,大家压力都大,谁还没有个抑郁症?他的岳母说,你要加油乐观起来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。可只有他的妻子小晴默默趴到他身上,笑着说:“我也想成为爬虫类”。

于抑郁症患者而言,能遇到一位在他们身边以正确的方式支持他们的人,该有多么珍贵又难得。日剧中的那位丈夫是幸运的,他遇到了小晴;可现实生活中的金钟铉,却没有这么幸运。

他五年没有谈过恋爱,整整三年时间,在白天的时候都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愿出门

“连蟑螂都有爱人,但只有我没有”

抑郁症是一场心灵的感冒,幸运的人会找到良药。可辛苦的金钟铉,却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恶化,自己努力舔舐伤口完成的治疗也不过杯水车薪。

八八看到十二年前刚成为练习生的金钟铉,跟公司前辈自我介绍时带着些羞涩和胆怯,认真地说:“大家好我是国三生金钟铉,第一次来有点紧张,为了能完成梦想,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练习的”。

而shinee成员泰民对钟铉十年后的想象是,可能结婚了,活得很幸福吧,一定会笑着比现在更幸福的。

从那个带着梦想努力练习的高三生金钟铉,到shinee的最强主唱金钟铉,再到泰民想象中结婚后的幸福丈夫金钟铉,他的人生只走完前面一小段而已。可就这一小段,就如同他在遗书里的所说:“能撑到现在已经很棒了,你真的辛苦了。”

在他已经离开的世界里,或许很少人对他说这样的话,那就希望在他现在所在的世界里,可以不用再做shinee的金钟铉,可以悲伤,可以发火,可以大哭,可以不用努力。

即使你依然选择做一座孤岛,也希望会有潮水紧紧把你围绕。

编辑助理:怡然
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lawkuhn.com大高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